·

家 (白粥)


今天没有课,又来产粮啦!本来想写虐的来着,但没能狠下心来👻虽然可能不好吃,但大家凑合一下吧🙈



周莹从小就不懂家是什么,刚被生下来就被到处卖艺的周老四捡起,从此过上了四海为家,风尘仆仆的生活,周老四告诉她,谁都没有永远的家,谁都可以是家人,谁也都不会是永远的家人。但这只是让周莹感到更加孤独,也让她更想有个家,却也感到释然。

后来她到了吴家东院,觉得这里比沈家要亲切得多,虽然沈家二少爷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少爷架子,还对周莹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把戏崇拜得五体投地,也陪着她上墙爬屋,坏事干尽,但她从不觉得那里像家,即使吃穿不愁,也活得不像个丫鬟,也总是想逃离那里,吴家东院就不同,周莹说不上来哪不一样,可能是吴聘微微翘起的嘴唇和永远温润的笑脸,也可能是吴老爷子严厉但不乏仁慈的模样,或许是她爱上了每天蹲在学堂门前,磕着瓜子,笑话着王世均的那份自由,还有偷学行商的那份新奇,总之她觉得这里像个家。

她嫁给吴聘后就真的把这里当成了她的第一个家也可能是永远的家,每天早上睁开眼看到的是同一个地方,也不需要灰头土脸地卖上一天艺,十分宝贝地攥着几个铜板,看看这个铺子,瞅瞅那个摊子,最后纠结地买一块小小的甑糕,因为吴聘会每天给她买好大一块,热气腾腾的,满足地咬上一口,嘴里溢满甜味,心情也跟着欢快了。

再后来她遇到了一个叫赵白石的人,这个人哪,老古板一个,整天脑子里塞满了克己复礼这些劳什子,但当她看到这个老古板尽心竭力地支持陕西织布局的开办,呼吁着,奔波着,为这个深陷泥潭的国家探求着解药时,特别是当她拉了一下他的手,就让这个当时风光的赵大人丢了魂似的愣在那里,原本严厉的眼睛却透着一股孩童般的傻气时,周莹就喜欢上了这个赵大人,觉得他并不真的迂腐,甚至觉得他有几分可爱,三天两头就大大咧咧地跑进赵府,扯开她的大嗓门大声地喊着他的名字,赵白石不在还好,在的话可就糟了殃,周莹就会用她不入他眼的言行好好气他一番,再好笑地欣赏着他嫌弃却又极力忍耐的别扭表情,谁都不喜欢被别人讨厌和嫌恶,但周莹却不介意赵白石对她的嫌弃,并且还以此为乐。

周莹也喜欢赵府,这里远离闹市,很是安静,这里比吴家小的多,灰瓦房,青石板,虽然她喜欢热闹,喜欢一整天人来人往的吴家,但就是这份安静让她心安,让她觉得有一份东西她永远不会失去,让她真正觉得她不孤独,所以,周莹又有了一个家。

赵府的一年四季也是很合周莹的意,春天时府里的小树小草都抽出了嫩芽,一片毛茸茸的草色,夏天更是好玩,她总是喜欢午后噔蹬蹬窜来,如果赵白石在书房,她就一屁股坐在他的对面,挽起裤腿,袖口,再把一条腿搁在凳子上,有时还会从袖子中掏出一把瓜子,津津有味地磕起来,然后在听完赵白石的一番例行说教之后,跟他讲着她在吴家东院的琐事,什么王世均或是小伍在学堂上回答错了问题,将先生气的不行,什么四叔居然吃了三大碗臊子面,什么周老四又偷拿了别人东西,这时赵白石也只能听着这个小话痨的滔滔不绝,看着她生动的表情忍俊不禁

热辣辣的阳光从门廊涌进来,铺得地板金灿灿的,而聒噪的蝉声也未能盖住周莹开怀的笑声。

秋天时橙色的落叶浸着雨水躺在赵府的石板路上,而周莹喜欢踩那些松动了的石板,满足地看着雨水从缝隙中溢出,听着抬起脚后石板咯哒咯哒的碰撞声。有时也会从吴家揣两个橘子给赵白石,但她怎么会这么好心,她总是将两个橘子全扒开,尝尝这个,再尝尝那个,然后把酸的那个给赵白石,还在打心底里觉得自己大方慷慨,我们的赵大人也只能边感慨越有钱又抠门边吃着那酸橘子。周莹总是很疑惑是不是自己搞错了,给他的不是酸的,要不然他怎么吃酸的还笑得这么开心。

新年也是周莹最喜欢的时候,吴家挤满了亲戚,认识的,不认识的,喜气洋洋,还有很多长得好看,味道也好的吃食,见过的,没见过的,她总是会去赵府看看赵白石,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想念那份安静,也可能就是想念那个人。

记得有一次周莹穿着刚做好的新衣,粉白色,镶着金边,毛毛的领子托着她冻的通红的脸,她拿着一张皱皱的纸跑进即使新年也十分冷清的赵府,赵白石也果然在里面安静地写着字,穿着旧衣。

周莹当时没觉得什么,但经年之后,想起来她才觉得心疼,好多年不哭了也居然哭得停不下来

那时她兴奋地跳到他面前,将手里拿着的纸展开,上面是歪扭却写得用心的“赵白石”,以前赵白石总说她经商行的不得了,到这读书写字就不行了,尤其是写字,这哪是字嘛,周莹这么好胜的人怎会不在意,当然是奋发图强练起了字,为此吴聘还好生感慨了一番。

最后她写了张比较满意的,便立马跑到赵白石这里 。

赵白石笑了。

周莹觉得他笑得好看,跟吴聘那种像杏仁糖一般醇厚温润的笑不同,赵白石的笑就像是外面的月亮,明朗宁静,散发着清晖。

周莹不懂她对赵白石的感情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她无法归类,也说不清楚,但她知道,那是融在刻在她骨血里的,最终成为了她这个总是失去家的人的故里,一直在这个乱糟糟的世道上庇护着她。

吴聘是她最爱的人,沈星移让她重新找回了快乐,而赵白石可能就是她身后的家,永远亮着一盏灯。

所以她果然还是觉得周老四说得不对。

评论(1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