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 白粥(难吃慎入😂)

就是想写在吴聘死之前,一切还未开始之前的一个小事,十分清水,十分难吃的粮



无论这世道如何不堪,庆祝节日总能将最真实的笑容带回每个人的脸上,即使现在不断走下坡路的清末,处在春节期间的百姓们还是张灯结彩,迎接着这未卜的新的一年。
街上也热闹十分,两边摆满了各色小吃,七巧玩意的铺子,腾腾热气弥漫向街道中央,又消散在隆冬冰冷的空气中,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小孩子一个个手里提溜着各式彩灯笑闹着窜来窜去。
赵大人走在灯火通明的街上,深深地吸了口这满满的人间烟火气,可以暂时远离污浊的官场与纷争让他十分满足地笑了,但不远处传来的争吵声却破坏了赵大人难得的兴致
“哎呀,你这人怎么这么做生意呢,这大过年的,你就五文钱卖给我呗”
“。 不是,姑娘,这真不能啊,我这也是小本买卖,一家老小等着吃饭呢……”
赵白石一看不禁扶额,这个跟卖糖葫芦的小贩讨价还价的可不就是他最嫌弃最不想看到的吴周氏么
赵白石叹了口气,正要转身往回走,
“哎,我这不是跟我夫君走失了,就剩这点钱了嘛,我这都快饿死了”
赵白石想了想,一咬牙一跺脚,径直走过去掏出一把银子递给那小贩,说声不用找了就拿着糖葫芦抓起周莹走了,剩下那小贩还握着那一把银子合不拢嘴地惊讶
“哎,赵大人,你也在这啊,”
赵白石懒得看她,只是嫌弃地将糖葫芦塞给她,这种不规矩的女人管了也白管。
周莹早就习惯了赵白石对她的看不惯,也不甚在意,接过糖葫芦来就是一大口,像是要成心气赵白石一般,还不忘满足地大声砸砸嘴,
赵白石终于忍无可忍,回过头看着周莹说“夫人,我还是得劝劝你……”
可一看到周莹一脸糖渣子还笑得满足,眼睛因开怀而弯成好看的弧形,他就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干脆又把头扭过去,但脸上却一热。
“吴聘少爷呢?没跟你一起呀”
“嗳,走丢了呗,没事,跟着你也能有的吃嘛”说完还不忘讨好的笑,虽然周莹知道赵白石讨厌她,放平时她也懒得去讨好他,但现在可不一样,她身上又没钱,这正月十五的,街上这么多好吃的,不找个现成的大钱包怎么治
赵白石仍然不看她,叹了口气,说“那你可不能做什么逾矩的事出来,至少装的规矩一点吧”
“哎哎,那没问题,我周莹可最会演戏了”
说完自信地拍了拍胸脯,爽朗地笑了两声,赵白石猛的回过头来,严厉地说“好好走路,笑什么”
周莹只得照办,默默在心里盘算着以后怎么找算回来出这回恶气
赵白石轻轻舒口气,再次欣赏起这难得的热闹景象,感受一下节日气氛。
突然一个带着些凉意又甜又粘腻的东西伸到了他嘴边
他下意识向后倾了倾头,发现是周莹的糖葫芦,他疑惑地看向她,看她笑得一脸期待“尝尝,可好吃了”
“我不吃甜食”
“哎,这大过节的,尝尝嘛,就一口”
赵白石也不知怎的,突然不忍拒绝她,就犹豫地咬了一口,
糖衣脆脆的,甜而不腻,待糖融化在嘴里山楂的酸又充斥舌尖,带着一股新鲜的味道
嗯,还不错嘛
“嗯,难吃死了”
周莹听了却笑起来,赵白石看着她笑,她眼睛又弯成了一抹月牙,秀气的鼻子好看的皱起,那么开怀又真诚,他总是觉得看到她的笑容就会想到夏天,不是夏日的热烈,而是那种阳光渗入参差的树枝在地上投下一片光斑的静谧与温存,可能,他从没真的讨厌过这个特立独行的女子,想到这,他又感到脸上一热
“我也觉得很好吃嘛”周莹似乎知道他心里觉得糖葫芦并不难吃,那她是否也知道他其实并不真的讨厌她?
赵白石还在看着她颈后淡淡的头发发呆,周莹又指着一个卖孔明灯的小孩子兴奋地叫着说“我们买一个吧,可以许愿的!”
赵白石还没来得及说声嗯就被她拖着走到小孩那里,
“哎,小朋友,给姐姐来两个”周莹蹲下柔声地说
小孩看这姐姐和善,便笑笑十分麻利地递给周莹两个孔明灯
“哎哎,快给钱呀”周莹拍了拍还在愣神的赵白石
赵白石啊了一声,赶忙掏银子,边掏边想这女人越发嚣张了,使唤起我来了,真是太没礼数了,待会要好好劝劝她
两人倒叱了半天,好在是点着了,赵白石看看捧着灯的周莹,还是露齿笑着,脸被暖黄的灯光照亮,本来洁白的脸像是镀了一层细腻的金色,眼睛也亮晶晶的,赵白石感觉他不用抬头,也可以看到一片很好的星空
他自己都没察觉地笑了笑,轻轻将灯捧起,放了出去,周莹也松了手,看着两个灯缓缓升起,似是两颗掉落人间的星往属于它们的夜空行着,却并不匆忙,仿佛知道自己必将抵达。
“你许了什么愿望?”
“希望你成为一个规矩的良家女”
周莹听完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切”
“那你许了什么呀?”
周莹一听立马理直气壮地说“当然是祝福我们吴家东院一直平平安安,年年赚大钱啦”
赵白石忍不住笑了“说出来就不灵了”
“那你不也说出来了?”
赵白石笑得更欢了“我那个不说出来也无望达成嘛”
“嘿,你这人……哎,你笑了哎,我还以为你不会笑呢”
赵白石脸又一红,但笑却怎么都收不回来了
他在心里又默默念着他的愿望
愿年年今夜

评论(20)

热度(49)